40016011992

新闻动态

公共艺术设计师朱华: 艺术不是孤芳自赏 要与公众共鸣共情

2021-10-03 07:20

  11月10日下午,楚天都市报记者在位于武汉江夏藏龙岛的一间工作室里,见到了曾两次参与湖北国庆彩车设计的湖北美术学院教师朱华。彼时他刚从北京出差回来不久,整个人都沉浸在此次赴京的巨大感动里。

  感动源于何事?本月初,“湖北美术学院办学100周年艺术文献作品展”在中国美术馆开幕,该校自1920年建校以来的600余件文献作品,都在这个每个艺术工作者都向往的殿堂里进行展示。

  其中,有一件作品极为特殊:疫情期间,朱华担任武汉“影子梦之队”志愿者团队车队队长,将社会各界捐献给武汉的物资配送到医院和社区,他在此间留存的影像资料,也在中国美术馆进行了展示。

  朱华(朱):其实有一些惭愧!中国美术馆是每一位艺术工作者梦寐以求的艺术的殿堂。但疫情中我一直忙于“影子梦之队”的志愿工作,当学校老师们在为百年校庆创作的时候,我在往医院、卫生服务中心、社区送物资,焦头烂额,就没有新的作品送展。学校一直很关心我的志愿工作,就让我提供了一批抗疫的资料,没想到最后是以这样的形式展现在中国美术馆,我去北京看了之后很感动,也很惊喜。这或许比我创作了任何一件艺术作品更有意义。

  朱:1月23日“封城”后,我在家里很着急,骨子里的血性驱使我总想为武汉做点什么。1月27日晚上,正好手机里刷到一条消息,说有一些外地捐赠的物资滞留在东西湖,没有车辆送达到各家医院。我直接就开车冲了过去,就这样参与到志愿者团队里了。后来团队希望我能牵头组建一个车队,没想到通过网上招募一下子来了七八十人,大家每天四处运送物资,什么危险的地方都敢去,现在看看记录都有点后怕,我1月29日就给金银潭医院送过物资了。

  朱:真的是这样,第一次分配任务的时候,我非常震惊,大家从四面八方聚过来,互相都不认识,来了就领物资、送物资,没一句多余的话。现在回想一下,当时防疫物资被炒成天价,一件防护服都被炒到了300多元钱,我们都是一整车一整车地运送,你想想,只要有一个人存了不好的念头,就能靠这个赚钱。但是大家都像勇士一样,冒着巨大的风险,就凭着一腔热血来做这件事,只是想着用最短的时间、最快的速度把防护物资送到医生的手上。

  朱:武汉“封城”,我一直在志愿者团队里工作,几乎占用了我全部的时间,但我觉得很有意义。虽然我今年没有个人作品,但这次的志愿者经历可能是我截至目前最好的作品。

  楚:您说抗疫经历是您最好的作品,但很多人都知道,2009年和2019年您两次参加湖北省国庆彩车的设计,这也是您无可替代的作品。

  朱:祖国每十年大庆,除了最重要的阅兵,彩车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。每次省发改委都会邀请全国艺术院校来参与设计评选。2009年那一次,我们学校送交的方案《凤舞楚天》很顺利就被选定了,这个方案是孙绍群教授和我共同完成的。2019年的《光耀湖北》是先通过方案评选,再组建了一个5人专家组,我和清华美院、省京剧院、武汉理工大学的专家一起完成项目。

  朱:60周年庆的《凤舞楚天》,是以凤凰为主题,重点展示楚文化的妖娆、美丽与精神力量,在创意与造型上下大功夫。到了70周年庆,对彩车的创作要求很明确,要展现“”以来湖北走入新时代的新面貌,这次凤凰只是彩车上的元素之一,建设成就、经济成就、科技成就都需要展现,所以我们在元素的提炼、色彩的丰富、光影的炫丽上下狠功夫,在广场上呈现出来的效果比10年前要先进、高级得多了,《光耀湖北》彩车可以说是名符其实的光耀。

  朱:黄河流域崇龙,长江流域崇凤,凤凰是咱们楚人的一个精神图腾。雄为凤,雌为凰,一凤一凰两只一起出现时才是祥瑞之兆。关于凤凰本身有很多传说,比如楚庄王“三年不飞,一飞冲天,三年不鸣,一鸣惊人”这样充满意志力的故事,还有“凤凰涅槃”,说的也是一种生命的力量,内在的精神意志。所以我每次用凤凰的元素进行设计的时候,都能想象到它的美丽,它的妖娆,它的辉煌,以及它背后涌动的那种精神带给我启发。凤凰无所畏惧,与火共舞,再浴火重生,直至永生。我在设计时,仿佛也被它暗示和鼓励,只要坚持到最后,就会涅槃重生。

  朱:2009年设计《凤舞楚天》,最初的创意是用凤凰变形表达凤凰涅槃。彩车最初以“蛋”的形态出现,进入区域,蛋壳一片片打开,呈现凤凰造型,行进至城楼正中,机械装置让凤凰腾空而起,表达咱们中部一飞冲天的概念。这个创意一下子就通过了,但具体实施时,考虑到安全性和稳定性等因素,最终的方案是,彩车出现时已经是楚凤的造型了,翅膀在小范围内进行舞动。但即便是这样,效果依然很惊艳,观众评价也非常高。2019年的《光耀湖北》彩车被国家授予地方彩车最高奖“匠心奖”。可以说,无论是60周年庆,还是70周年庆,湖北彩车都是地方彩车方阵里最耀眼的。

  楚:前不久有一幅艺术海报引发争议,网友说“不好看”“看不懂”,创作者则认为是网友的审美有待提高。身为艺术工作者,您如何看待公众对您作品的评价?

  朱:这件事我也关注了。我给自己的定义是一名公共艺术设计师,我的艺术作品是呈现给公众的,而且需要公众来互动参与,不是你孤芳自赏,想怎么做就怎么做。之所以能两次参加国庆彩车设计,也许只是因为我对公共艺术的认识不自觉地遵循了公共艺术的规律,你的作品是要在公共场合进行呈现的,那你就要把形式、内涵、精神、审美都传递给公众,我在设计时会去思考:甲方想要什么?我能设计什么?公众喜欢什么?这几点融合在一起才能产生共鸣共情共赏。

  朱:我以前跟学生说过:技术,不是你不会,只是你不知道,我告诉你之后,你也就会了;但是艺术,不是知不知道的问题,而是会不会、会多少的问题,即便你知道了,也不一定会,即便你会了,也不一定会多少。艺术实际上是教不了的,它只能靠老师去启发和引导,你要用时间、用心去慢慢破解,每一个阶段达到一个水平,然后又面对新的问题,如此反复、永无止尽。